第八十章 八咏楼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明风八万里作者:紫钗恨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jn42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明风八万里》 第八十章 八咏楼
    虽然这只是女人的直觉,李香君也说不出长篇大论,但是有一点至少是非常明确的。

    整个江北四镇只有高杰支持北伐中原,而支持高杰北伐的大人物也只有一个江北督师史可法,李香君在南京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纸醉金迷,根本看不到一丝支持北伐的气氛。

    这种形势下的北伐怎么可能成功,但是小诚意刘永锡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把全部本钱押在高杰北伐这件事上?

    李香君完全想不明白。

    她觉得朱媚儿与卞玉京这两个闺蜜如果在自己身边,肯定能猜出这位小诚意伯心底到底想些什么,但是这两位闺蜜都在张皇后身边,而张皇后现在已经离京出海,她们应当也在海上漂泊吧?

    只是李香君并不清楚,现在的朱媚儿与卞玉京并不在海上,而是在八咏楼上欣赏着这奔流的江水。

    朱媚儿也在惦记着李香君这个闺蜜:“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这诗应当由李香君来唱!”

    虽然朱媚儿并不认为自己在唱功方面比李香君逊色,但是她也知道李香君娇小珑玲的身体里隐藏着惊人的力量与气概,让她来弹唱易安居士这首“题八咏楼”是最合适不过。

    而一旁的卞玉京也是好奇地望着江水:“是应当由李香君来唱,最好是请小诚意伯一起过来听曲!到了八咏楼才知道李清照这诗写得真好!”

    虽然八咏楼的景色也是极好的,但是她觉得李清照的这首诗写得比八咏楼的景色更好,而朱媚儿也是非常认真地说道:“等会就知道是诗好还是景色更好!”

    虽然南京城的弘光皇帝与文武官员都认为张皇后这次离京出海是往普陀烧香拜佛,毕竟诚意伯府刚刚拿下了舟山海防游击这个位置并派族人刘大川走马上任,舟山现在已经是诚意伯府的地盘,但是谁都没想到张皇后直接来了金华府。

    因为是刘永锡让张皇后选择金华府,所以这几个月张皇后虽然保持着“后宫不得干政”的原则,但是在经营金华府这块地盘上很是费了些心思。

    她不仅为童屹立争到了“浙江按察司佥事童屹立整饬金、衢二府地方兵备,仍兼分巡金、衢道”的位置,而且太康侯府与诚意伯府都全力经营金华府与衢州府,现在金华府不但有着童屹立这位兵备分巡道以及童屹立带来的数百名家丁部将,还有着诚意伯府在处州老家招募的一营兵马。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童屹立就是特别紧张,甚至比朱媚儿与卞玉京两个女人还要紧张,他总是胡思乱想总怕出什么变数。

    而张皇后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奔流的江景,她是从钱塘江沿婺江溯流而上,虽然一路奔波,但是离开了京城那个囚笼却是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现在看着这天空这江水觉得豁然开朗,甚至让她不由想起了自己与刘永锡的种种。

    朱媚儿与卞玉京的感觉也与张皇后差不多,南京的纸醉金迷对于她们来说虽然值得留恋但只代表过去,金华府才代表着无限可能的未来,因此朱媚儿看到童屹立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由笑了:“童道台,您不要太紧张,不就是一个朱大典吗?”

    童屹立做为按察佥事,有权“整饬金、衢二府地方兵备,仍兼分巡金、衢道”,也就是控制着金华与衢州府的兵权与司法权,只有财权归属于“分守金、衢、严道”,所以能够轻松压制包括金华知府在内的府县官员,最大的挑战还是能不能得到本地缙绅的全力支持。

    而就金华府来说,两位缙绅是她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位就是一向倾向东林仰慕东林却总是被刘宗周等东林君子痛咬的前任兵部尚书张国维,他是金华东阳人,在本地影响很大,但现在在南京协理戎政,所以真正需要说服的却是另一个金华人朱大典。

    朱大典是万历四十四年的进士,做过章邱知县当过兵科给事中,还任过福建按察副使与布政司参政,但他真正成名是在崇祯五年以山东巡抚任上平定了孔有德发动的登州之乱,崇祯八年又升凤阳总督。

    但是朱大典真正出名的事情是由于他是晚明官场出名的贪官,能办事也能捞钱而且捞钱捞得够狠是个真正的大贪官,所以声气君子虽然对张国维留有情面,对于朱大典这个乱臣贼子却是多路夹击,所以这位总督大人已经落职多年甚至曾被以“通贼”罪名被治罪。

    还好福王登基之后朱大典总算有了起复机会,前段时间朝廷一度准备起复朱大典为凤阳总督与河南巡抚,但最后因为他捞钱办事的声名太响亮都没成所以一直闲居在家。

    只是朱大典虽然在外名声狼藉,在金华本地却是万家生佛一般的人物,比起洁身自好的张国维,朱大典的影响力大到惊人,人人都说这位,金华城里没有朱大典办不成摆不平的事情,所以张皇后到了金华城第一件就是请朱大典来见。

    而朱媚儿这么一说,童屹立总算定下神来:“娘娘派史公公去请朱大典,是太给他面子,本来应当由我去请比较合适!”

    童屹立这位负责司法的按察佥事去请朱大典到八咏楼一聚,朱大典虽然兔子不吃窝边草,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而现在张皇后却是直接公开身份让朱大典赶过来迎驾,朱大典心里多半是会犯嘀咕,说不定一犹豫就动员家丁家将抗拒张皇后驾临金华府。

    只是童屹立刚想到,就听到前面变得肃静起来,接着史朝立领着一个穿着补服的老者骑在马上赶了过来,这老者一下马就朝着八咏楼跪了下来:“微臣迎驾来迟,罪该万死!”

    童屹立没想到朱大典这个大贪官这么知趣,而张皇后则在八咏楼吩咐朱媚儿:“媚儿,快把朱大人请上来,千万别冷了他一腔赤诚之心!”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