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忽悠友军】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梦回大明春作者:王梓钧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jn42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梦回大明春》 130【忽悠友军】
    朱智跟随王渊从北门杀出,来到荒野处,不禁挥刀大喊:“畅快,如此杀贼,这辈子都值了!”

    “点军!”王渊喝道。

    朱聪和朱翔立即清点队伍,结果发现整整少了十二骑。

    朱英顿时生气道:“任丘城外,咱们杀溃万余贼兵,都只死了一个。这次根本无人敢挡,怎的没了十二个?”

    很正常,杀得兴起,还下马割脑袋,在街巷里掉队迷路了。

    王渊让朱智吹响号角,又在原地等待片刻,陆续有自家骑兵归队。但最后还是差了两个,不知道是陷在城里,抑或已经从其他城门安全撤离。

    全军牵马步行,朝着辎重队的方向而去。

    那几百民夫被贼军哨骑袭击,死了好几十个,还有百余人不知所踪。幸亏伍廉德赶回及时,带领锦衣卫将敌方哨骑杀退,否则王渊的辎重队今天肯定完蛋。

    反贼们更惨,大营粮草被烧,许多家属被烧死,现在已经吵成一团。

    杨虎责怪刘六刘七和齐彦名军纪太差,不该攻下城池后连城门都不守。而后者也责怪杨虎没看好大营,导致被官军捅了老窝,现在只能靠临时抢来的粮食行军。

    贼军分成两派,在静海县争执不休,最后各自占领一半县城,把城外的反贼全都拉进城里,免得再次被官军抽冷子袭击。

    接下来将近一月,都没有什么战事可言。

    王渊一路远远缀着,但都找不到突袭机会。贼寇散出一千轻骑当哨探,夜间也把守严密,显然已觉醒新的军事技能,在王渊的帮助下快速成长。

    由于副总兵许泰追得很急,反贼在静海县休整一夜,便马不停蹄朝南逃窜。

    沿途的青县和兴济县已有准备,试探性进攻无法打下来,反贼们便绕城而走,生怕被屁股后面的许泰撵上。

    与此同时,由于边军被调入直隶,朝廷已经不再缺兵。

    之前坐看反贼攻城,自己却按兵不动的参将宋振、戴仪,此刻全都被下狱听候发落。

    每隔几日,王渊都能通过锦衣卫,接到前线各地战报。

    然而,这些战报太垃圾,看了还不如不看。

    明明自己紧跟着贼军主力,杨虎莫名其妙出现在山东,齐彦名莫名其妙出现在东光县,甚至刘六刘七又杀向了通州。

    全是那些被打散的反贼,冒名顶替乱举旗号,反正乱七八糟到处都出现贼军。

    朝廷大佬亦被搞昏头,但又不得不防。于是从山西、辽东、河南各处,再次调兵总计八千,杀向战报里有贼寇出没的地方。

    九月,沧州被围。

    王渊率众离城好几里,坐看反贼攻城。可惜没有望远镜,只能通过哨骑得知情况,否则这场攻防战肯定很有意思。

    “贼寇真是头铁啊,居然真敢攻打沧州。”王渊不禁感慨。

    朱英问道:“王御史,头铁是何意?”

    王渊解释道:“就是觉得自己脑袋硬,见到铜墙铁壁,都要一头撞上去。”

    “哈哈哈,那贼寇还真是头铁。”朱智大笑。

    沧州的城墙可不是县城能比,周长足足八里,高两丈五尺,皆由巨砖砌成。城外还有护城河,河深一丈五尺,宽约四丈五尺,若不把护城河填平,就只能坐船过去攻打。

    贼寇不得不打,因为他们粮草将尽,而沧州正好有一批漕粮运至,因为战乱原因暂时放在城中储藏。

    此时此刻,反贼们从大运河抢来不少船只,全都开到沧州护城河里搭浮桥。

    只见护城河上,密密麻麻全是船,一条连接一条,把几处河段都铺满了。

    城楼上的文武官员,看着下边直发笑。若这都能被反贼把城攻破,他们也不用朝廷治罪,自己跳进护城河里淹死算球。

    守城官员,两文两武。

    分别是沧州知州张奇,盐运使杨鐩,浙江千户满正,广东指挥聂瓛(huán)。

    为啥北直隶地区,突然冒出两个南方武官?

    很不巧,他们负责押送兵器进京,半路上被反贼堵在沧州了。也没啥稀奇兵器,就是火铳啊、弓箭啊、铠甲啊之类的玩意儿,现在不急着运达京师了,直接开箱拿出来打仗。

    整整两大船兵器,可劲儿祸祸!

    眼见反贼通过浮桥来到城下,广东指挥聂瓛一脸阴笑,缓缓抬手下令:“放!”

    “轰!”

    一排火铳发射,汇集成如惊雷般的巨响。

    京城也有神机营,但一直没派出来打仗,反贼们哪里见识过火器?直接被一排火铳打懵逼,直接伤亡很小,间接伤亡却大,好多人吓得转身就跑,跌入河中淹死无数。

    反贼们也是拼了,因为他们缺粮,只能用人命去堆——关于缺粮这事儿,王渊自有一份功劳。

    足足三日,把守城器物消耗得差不多了,杨虎亲率二千老贼攻城。

    杨虎不但没能登上城墙,浙江千户满正还顺势杀出,带着易燃物品往浮桥上扔,然后连发几拨火箭出去,瞬间把反贼搭建的浮桥烧掉一大半。

    接着,刘六刘七也亲自上阵,架着小船到城下搭云梯,被满正、聂瓛二人用弓箭和火铳射得溃不成军。

    刘六、刘七全都中箭负伤,反贼终于不敢再打了,坐船、骑马沿着大运河南下。

    这场攻防战打了足足八天,反贼只剩下五六千人,每天都有贼寇悄悄逃走。而追击乱军的许泰却一直不来,因为他背后出现大股反贼,正在半路上跟义军厮杀呢。

    “哈哈,贼人撤了!”聂瓛大笑。

    知州张奇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城内正兵只有一千人,还是两个武官从浙江和广东带来的。

    万余凶悍老贼猛攻八日,若非仗着城高池深器利,沧州早就被乱军攻下了。

    反贼也是倒霉,他们若提前几天到沧州,城里连一个正规兵都没有,而且也没有火铳和弓箭,哪用得着费这么大劲还打不下来。

    贼寇还没走远,突然有二百骑兵来到城外。

    张奇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招呼左右加强防备。

    伍廉德坐上一条被反贼丢弃的小船,驶过护城河,来到城下说:“巡按御史王渊奉命讨贼,请城内官兵出城相助!”

    “你们就这些骑兵?”张奇问道。

    伍廉德背诵王渊准备好的台词:“还有万余大军,已至新桥驿一带堵截,请沧州守军立即出城,与新桥驿官兵南北夹击!”

    张奇悬筐把伍廉德拉上去,检查一应文书之后,终于确定他的官方身份。

    浙江千户满正与广东指挥聂瓛,听说南边有万余官军堵截,立即就心思活络起来。

    这可是反贼主力,而且是攻城不利的落水狗,自己带兵跟上去随便打,配合友军肯定能大获全胜。若是运气好,不小心擒斩几个贼首,那加官进爵指日可待啊。

    “张刺史(敬称),”聂瓛首先表态,“在下身为朝廷武官,不可坐视贼寇逃遁,这就先告辞了!儿郎们,跟我出城杀贼!”

    浙江千户满正不甘落后,也抱拳说:“张刺史,等我们杀敌归来,再回沧州的喝庆功酒!”

天津港    两个外省武官,就这样带着自己的队伍,被忽悠着跟王渊一起南下追敌。而且,他们统率的,还是弓箭兵与火铳兵。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