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八章 劝诫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谍海猎影作者:眀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jn424.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谍海猎影》 第一三五八章 劝诫
    回来吧!”马春风盯着方不为,语重心长的说道,“只要你回重庆,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或者有没有发生过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只是回重庆么?

    回了重庆之后呢?

    不会这么简单的……

    方不为有些奇怪:“你为什么就那么认定,我和那边有黄金配资 ,而且这么怕有一天,我会倒向那边?”

    马春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沉吟了许久才说道:“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你的心乱了……”

    知道的太多了?

    方不为愣了一下,随即了然。

    准确的说,是因为自己知道的黑暗以及无耻的东西太多了,马春风认为,像自己这种品性的人,已断然不可能再为委员长效命了。

    因为不值得!

    方不为明白了。

    原来马春风从“桐计划”泄密事件,推断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先认定自己和**方面有密切黄金配资 。

    然后,又因为这件事的本质,本就是委员长卑鄙无耻,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他的时候,试图与敌人媾和……从而,马春风认为,方不为已对委员长失望到了极致……

    方不为很想冷笑一声:这是委员长的基本操作,从自己穿到民国的第一天开始,就料到了,有什么可心乱的?

    不过还是要对马春风说一声佩服。

    论到对自己的了解,马春风当仁不让。

    看方不为黯然不语,马春风还以为他被说动了,决定趁热打铁。

    “我知道,因为知道了一些事情,你很失望,但你要知道,委座也有委座的难处……而有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反过来再说,即便失望,也总比绝望要好吧?”

    绝望?

    潜意无非就是在说,拯救中国的希望,只可能落在委员长的身上,任方一方势力,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推翻这一点……

    这是准备给委员长洗地了?

    方不为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很想告诉马春风:有的人,真的能把一手好牌,打个稀马烂的。而且,他现在就已经看出了苗头。

    星洲洋行和四海商行,为何赚钱的速度这么快?

    只因为有委员长的默许,有宋孔两家的大力支持……倒不是说方不为在变相的爬在民众的身上吸血,而是因为,既便姓方的不和姓宋的及姓孔的做这个生意,依然会有其它人来做。

    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为了抗战,但抗战胜利之后,为什要这么做?

    方不为觉的,与其喂了狗,还不如自己先抢过来,再用之于民……

    看方不为无动于衷,马春风又开始打感情牌:“我苦心劝你,也并非全部出于政治立场,我是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往火里跳……

    好好想想,不论你同情谁,最后都不会有一点希望的……这个国家,到头来,还得靠我们自己来拯救……”

    “局座言重了!”方不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很早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一直都没有变过,以前是怎么想的,现在也一样……也请你放心,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三个月就三个月吧,赶清明之前,我一定会回重庆!”

    “一言为定?”马春风猛的站了起来。

    “一言为定!”方不为握住了马春风的手。

    这不是什么君子协定,关乎到数不清的利益,马春风认为,方不为只要敢答应,就绝对不敢反悔。

    方不为自然也清楚,马春风语众心长的一番话,不只是在劝他,还隐藏着胁。

    但他能拿什么东西来要挟自己?

    该留的好路,自己早都留好了:家人已经送到了美国,肖在明也早已跳出了国民政府的政治圈,这次南洋商团迁移,他也不会再跟着去。

    想来就是生意了。

    但马春风要是知道,陈江通过星洲洋行,四海商行赚来的那些钱,其中有一半,让他支援给了延安,又会做何想法?

    而且这钱马上就赚不到了。

    太平洋战争一旦爆发,日本就会彻底封锁海岸线,像现在这种大规模的走私和运输,不可能再实现了……

    感觉自己已经成功的说服了方不为,马春风显的很兴奋,不停的给方不为划着大饼,甚至承诺,只要方不为愿意,以后的军统,也会是他的……

    方不为暗暗冷笑:真当军统是你马春风的?

    谁敢有这种想法,那他离死就不远了……

    ……

    次日一早天刚亮,方不为就到了码头。

    马春风没有来,来送他的是叶兴中。

    船还没有到码头,方不为也没下车,叶兴中看机会来之不易,支走了司机,准备和方不为说几句悄悄话。

    “在重庆混的还好吧?”方不为心不在焉的问道。

    叶兴中眼泪都快下来了。

    他跟着马春风到南洋两个多月了,方长官终于想起来,关心一下自己了……

    “还行!”叶兴中定了定神,“有些可惜,我原本是想去情报处的,但局座认为,我没有分析情报的天赋,而外形特征又过于明显,不适合到敌后搞情报工作,便把我安排在了行动处……”

    想干情报?

    呵呵呵,想什么好事呢……方不为斜着眼睛看着叶兴中。

    这肯定是叶兴中自做主张的想法。

    因为他三年前离开重庆,去南洋的时候,就和对面沟通过这件事情。

    还是李泽田亲自回复的他,认为方不为的建议很中肯,决定让叶兴中继续静默,等到关键时刻再启用。

    从哪个时候开始,叶兴中的任务只有一个:想法设法的往上爬!

    叶兴中也确实没有让组织失望,他现在虽然只是个副处长,但很得马春风的信重,军统本部几乎一半的行动力量,都是由叶兴中掌控的。

    不出意外,等抗战胜利后,叶兴中肯定能坐稳正处长的位置,如果外放,至少也是一区区长。

    到那个时候,才是他出力的时候。

    “给我说说,局座为什么那么肯定,你已经当了叛徒?”叶兴中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问道。

    “哪那么重的好奇心?”方不为瞪了叶兴中一眼,“要能告诉你,我早就说了,何必等到现在?”

    “我就是担心……”叶兴中往外瞟了一眼,尽量压低了声音,转着眼珠问道,“担心你连累到我……”

    “和你有毛的关系?”

    方不为直接被气笑了。

    其实他也知道,叶兴中也不是单纯的好奇,而是真的在担心。

    不过担心的不是他自己会不会被连累到,而是担心方不为以后的处境。

    马春风是什么样的性格,对**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叶兴中怎么可能不了解?

    那是宁杀错,不放过!

    “顾好你自己吧!”方不为叹了一口气,“近期尽量小心一些,特别是回到重庆后,局座可能要对你们审查……”

    叶兴中眼珠子猛的往外一突。

    审查?

    这里的“你们”,绝对指的是以前跟着方不为,出过生入过死的这些才部下。

    但为什么要审查?

    马春风现在也只是怀疑而已,肯定是没什么证据和线索,认定方不为和对面有关系的,不然马春风早就行动了……

    那就只可能是,方不为要搞事……

    “你要干什么?”叶兴中惊声问道。

    “局座限我清明之前,必须回到重庆!”方不为回道。

    “那回去不就行了?”叶兴中理所当然的回道,“别说别人了,就连我都想不通,你放着好好的正事不干,跑去当哪门子卧底?真嫌自己命太长了故意跑去送死……”

    “啪!”方不为一巴掌扇在了叶兴中的后脑勺上,把剩下的话给扇了回去,“放你娘的狗屁……”

    “个个都怕死,那还抗什么日?直接跪下来叫爹不更安逸?”

    叶兴中悻悻的摸了摸脑袋,不敢吱声了。

    太激动,嘴一秃噜,说到方不为最忌讳的话题上了。

    “你以为重庆是那么好回的?”方不为冷笑了一声,“马春风可是要让我交投名状的……”

    叶兴中眼皮子猛的一跳:“投名状?”

    马春风这是绝户计啊?

    方不为好像除了叛逃到延安,再没第二条路可走了。

    怪不得要让自己小心点……

    “那你怎么办?”叶兴中紧张的问道。

    “凉拌!”方不为冷笑道,“老子不交,谁又能把我怎么样?”

    叶兴中牙疼似的咧了咧嘴。

    方不为确实有这个底气,就算他回了重庆,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问题是,从此以后,重庆政府当中,不可能再会有人信任他了。

    那还不如直接回延安。

    以方不为的能力的手段,以他和南洋及美洲侨盟的关系,还愁没地方报国?

    “那你是……要回去?”叶兴中又问道。

    怎么回去?

    到了那边,同样解释不清楚。

    “看看再说!”方不为叹了一口气,“等我先把上海和南京的事情处理干净……嗯,你不要多事,我自己处理!”

    方不为又警告了一句。

    他不是怕让对面知道了会怎么样,而是怕叶兴中暴露。

    “我知道!”叶兴中应了一声。

    “不用为我担心!”方不为又反过来安慰道,“多少大风大浪闯过来了,这么点波折算什么?我能处理好!”

    “还是要小心!”叶兴中忧心忡忡的提醒道,“明面上,自然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但是你要小心,会不会有人玩阴的……”

    方不为冷冷一笑:“放心,我会防着这一招……”

    司机回来后,两人自然不可能再说这样的话题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两句,客轮也到码头了。

    方不为挥了挥手,轻松潇洒的登上了船。

    直到看不到方不为的影子,叶兴中才上了小车。

    坐在车里,他越想越不对劲。

    这么大的事情,方不为为什么没有向组织提过?

    不然组织肯定会黄金配资 自己,想办法查清楚具体的情况。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车开过了两道街,叶兴中让司机停了下来,借口要买点东西,让司机先回了别墅。

    这里是南洋,不是重庆,叶兴中很肯定,马春风没有那么多的闲心怀疑自己,也更没有多余的力量,派人盯防自己。

    他决定,把自己知道的这些情报,尽快汇报上去……

    而方不为也绝对想不到,知道叶兴中要跟着马春风来南洋之后,地下党组织重新激活了叶兴中,让他时刻监视马春风的一举一动,并且给他派了一个联络小组,跟着叶兴中一起到了南洋……

    延安。

    李泽田正在办公室起草着一份文件。

    一月初,驻桂办事处被撤消后,他就回到了延安,受组织委托,着手组建情报部,同时负责部分白区情报工作的对接。

    文件写了一半,遇到了一点难题,李泽田正准备起身,打开窗户透口气,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当当当!”敲门的声音又急又快,语气还有些慌张,“老李,在不在!”

    李泽田听的出来,来的是军委二局的一位负责人,工作性质和他差不多,负责的是另外一条线。

    叶兴中,就是他手下的绝密特情之一。

    “在!”李泽田飞快的站了起来,跑过去打开了门,“怎么了?”

    “进去说!”来人闪身进了房间,又关紧了门。

    确定房间里只有李泽田一个人,来人把一张纸条交给了李泽田:“你自己看!”

    纸条上的字很多,但只看到第一句,李泽田的脸色就变了:“一百号先生”疑似暴露……

    一百号先生,是方不为的代号。

    他暴露了?

    李泽田压制着心里的惊疑,继续往下看,结果,看到了让他身心俱震的东西。

    方不为不但是齐希声,还极有可能“自己人”?

    李泽田知道齐希声这个人物,也知道他是南洋方面派到期货配资 ,表面好像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在大肆捞钱,实则惠民,甚至在变相的支援抗日。

    因为边区以及抗战部队的部分伤药,就是通过齐希声的南洋药洋公司买来的……

    至于自己人,李泽田更是如雷灌耳,更神交已久。

    “桐计划”,就是这个“自己人”提供的,还有“关东军主力悉数南下,即将围困重庆”的绝密情报,以及日军针对根据地的数次大型军事行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